您当前的位置:中国日用科技网资讯正文

被忽视的4500万视听障群体电影的无障碍趋势及商业前景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2021-06-24 08:42:05 来源:第一财经

  作者: 沈晴

  [ 在我国,视力障碍和听力障碍群体分别达到1731万和2780万,这还是多年前的数据。而随着老年视力衰退和噪声聋等职业损伤增多,根据有关预测,无障碍文娱产品的需求人群达到1.5亿人,并将带来可观的商业价值百科。企查查显示,目前全国已有4000家无障碍相关企业与社会团体。 ]

  [ 超过92%的视障用户手机中安装了音视频App,36%的视障用户每天使用音视频App时间超过1小时,30%超过2小时;34%的视障用户上网目的是看视频。 ]

  一个患有罕见病却心怀马拉松梦的儿子,一个固执逼迫孩子习惯盲人生活的出租车司机父亲,互不理解的父子俩通过一场马拉松追梦与过去和解。

  这部6月18日上映的温情影片《了不起的老爸》,不仅用典型中式父子情致敬父亲节,更直接点题视障人群长久以来被忽视的娱乐需求。影片中的少年通过长跑重新寻回生活的乐趣,但现实世界中,无数像他一样的人终其一生只为成为“普通人”——不被异样看待,出行没有障碍,也能享受文化娱乐。

  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,2021“无障碍电影论坛”在上海大学温哥华电影学院举行,围绕电影的无障碍化趋势及商业前景、无障碍文娱专业人才培养及产业价值百科等话题展开讨论。与会嘉宾们提到,自“十四五”规划发布以来,关于“加快数字化发展,建设数字中国”的呼声越来越高,其中关于信息无障碍、数字文化产业、公共服务均等化等方向更是重中之重,这些也是无障碍文娱事业的基石和助力。

  在我国,视力障碍和听力障碍群体分别达到1731万和2780万,这还是多年前的数据。而随着老年视力衰退和噪声聋等职业损伤增多,根据有关预测,无障碍文娱产品的需求人群达到1.5亿人,并将带来可观的商业价值百科。企查查显示,目前全国已有4000家无障碍相关企业与社会团体。

  “无障碍电影论坛”主办方上海译迩信息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译迩科技”)、上海番石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韩冬雪认为,无障碍电影不能只依靠政府和公益组织推动,更需要整个影视制作行业加入,将无障碍加工纳入后期制作的环节,使无障碍电影和普通版本电影一样经过市场验证,推动无障碍电影良性、可持续的发展,这是电影行业的技术升级、宣发渠道升级,更是人文关怀升级。

  论坛现场,作为活动协办单位,上海第一财经公益基金会被授予文娱无障碍项目成员单位,并将第一财经系列纪录片《外滩到陆家嘴》《南京路的诉说》授权项目组免费使用。上海第一财经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彭佳表示,中国有各种各样体量不一的公共空间,或许稍作改造就可以变成观影区域,不仅提高使用率,还可能衍生出一些商业碰撞。“已经有大量的商业目光关注到老龄化市场,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些跨界和连接?又比如,很多影视作品在推广的时候,能不能加入一些善意的无障碍元素?这些都值得探讨。”

  障碍人群也有文娱需求

  2016年刚创业时,韩冬雪想做一档关注视障人群的综艺,虽然最后无果,但她切身感受到了这一特殊群体迫切的娱乐需求。“他们喜欢的影视题材跟普通人的没有区别,他们也会跟朋友们交流,有什么新剧,上了什么大片。”

  长期以来,视障人群能欣赏到的几乎都是无障碍音频电影,事实上他们对电视剧、纪录片、综艺、动画、动漫等艺术形式都很感兴趣。“但没有人为这些作品做无障碍加工,这块市场是空白的。视频里的画面上展示的是什么,他们也不清楚。”

  作为影视圈老兵,韩冬雪想要啃下这块硬骨头。2019年她创立译迩科技,想要搭建平台为障碍群体提供专业化的高品质内容。去年1月,译迩科技联合国内多家专业机构发起调查并发布了《文娱无障碍倡导书》,推进文娱无障碍的专业化进程及商业化实现;同年5月21日第9个无障碍宣传日,导演贾樟柯授权《山河故人》无障碍版先导片。

  所谓无障碍电影,是指在不影响原作品内容的情况下,在电影声音空白的地方,用口述影像的方式进行画面解说;同时添加听障字幕、手语翻译画面。它涉及原版作品的二次创作,版权谈判尤为困难,韩冬雪就带着团队一家一家谈判,一部一部拿下。目前上线的作品有映美传媒授权的网剧《少主且慢行》、汉唐光影的电影《七十七天》等。

  《七十七天》是赵汉唐自编自导自演的影片,女主人公原型就是一位高位截瘫的残障女孩,他由此对障碍群体的日常生活与出行有了直观的感受。这部影片上映时与许多公益组织合作,在全国举办过多个专场放映,赵汉唐看到,现场来了许多十几年甚至从未进过电影院的残障观众,让他深为触动。

  被忽视的商业前景

  当普通人上网冲浪、进院线观影的时候,视听障人群还游离在主流文娱市场之外。

  韩冬雪认为,实现真正的无障碍,首先要寻求平台无障碍、内容无障碍,线上需要完善可兼容辅助技术,线下则需要完善购票选座、坐席的无障碍技术与服务;只有将内容、IP、平台、人才等各个环节职能打通,形成共识,才能搭建起产业链条。“无障碍电影不应该是公益性质的,要让它能够满足影视制作工业标准,就必须纳入后期环节。”

  自2009年中国第一部无障碍电影《高考1977》放映以来,其制作方上海电影评论学会发起设立的“无障碍电影工作室”至今制作了近百部无障碍影片,这些作品在喜马拉雅、蜻蜓FM等音频平台上已获得上百万点击量。同时,视频网站巨头正着手布局无障碍应用。去年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,阿里旗下优酷上线了无障碍剧场,首期片单囊括《我不是药神》《唐人街探案2》《飞驰人生》等热门影片。

  尽管眼下仍有层出不穷的难题摆在从业者面前,但他们感到欣慰的是,这一群体对文娱作品的付费意愿是大于普通人的。“针对障碍群体的内容实在太少了,也就是说,如果把它变成一个新赛道,我们投入很少的制作、宣发费用,得到的票房或者线上点映的回报,是高于健全观众的。”

  根据2019年中国盲文图书馆、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和译迩科技发布的《视障人士在线社交报告》,超过92%的视障用户手机中安装了音视频App,36%的视障用户每天使用音视频App时间超过1小时,30%超过2小时;34%的视障用户上网目的是看视频。

  文化娱乐之外,无障碍应用也正进入我们的日常生活。彭佳以微信语音转文字功能为例,这个设计最初为视障人士所设计,但现在所有人都在享受这个包容性的成果。“从商业维度看,电影属于全民娱乐也是最新媒介,只要营销好、口碑佳,它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影响最多的人,如果在这个作品中我们代入一些公益的元素,它会是一个最好的传播渠道。”

  从欧美的先行经验看,未来无障碍电影的重心将从内容转译进入创作前置。“当前我们是帮助障碍群体获得影视作品的内容,而未来是要培养他们自己创作的能力,从被动接受转为积极抒发,用自己的角度拍自己的电影,讲自己的故事,让每个人都能无障碍地制作、享受作品。”韩冬雪说。

原标题:被忽视的4500万视听障群体电影的无障碍趋势及商业前景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