锤子手机再曝产能不足 供应链寒冬或致其冻僵在路上

http://www.cn40.cn 时间:2016-01-23 11:27来源:法治周末

    “在目前全球智能手机发展趋缓的大背景下,中国手机行业发展也迎来了拐点。对于手机上游供应链企业来说,重复之前的粗放生产无异于自寻死路,如何靠实现创新和提高价值来迎接新挑战,大部分上游企业似乎没有做好充分准备”

 

    供应链寒冬或冻僵锤子手机

 

    从第一代产品开始,锤子手机的产能问题就已经出现。然而,近期在第二代产品上市之际,锤子手机再曝上游供应链危机。

 

   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波及整个行业的硬件供应链寒冬,将加剧中小手机厂商的生存困境。

 

    中天信的“临阵脱逃”

 

    2015年12月25日,锤子手机代工工厂深圳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制造二厂发布了《关于通知解除劳动的通知》,宣布公司倒闭。

 

    通知称:“因公司无力经营,现经公司研究决定:从2015年12月25日起解除深圳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所有在籍职员的劳动合同关系。公司已经向政府部门申请结束营业,政府部门根据实际情况已经同意公司诉求。”

 

    中天信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4月,总部坐落于深圳市龙岗区中心城志达工业园,占地面积达30000平方米,固定资产达2亿元,ODM为主营业务,主要从事智能家居和安防产品的研发与生产,其制造流程覆盖贴片、插件、测试、成品组装等工艺。作为深圳最早一批电子制造企业,中天信曾为中兴、华为、三星等手机厂商代工,后与锤子科技挂钩,成为锤子手机的代工厂。

 

    在2013年的供应商大会时,中天信的营业额达到8亿元,连续三年实现营业额翻倍。然而短短两年后,中天信便走进了死胡同。

    中天信一位供应商透露:“初步统计,目前中天信供应商约有170家,中天信拖欠欠款1.7亿元。在中天信宣布停产的前一天晚上,中天信的客户将生产物料一夜搬空。”

    同时,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发微博称:“和其他几家中天信客户试过出钱帮中天信渡过难关,为劳动部门分担些困难,让欠薪工友们拿到更多的钱。”并表示,“已经尽力了,希望所有的好人都平安。”

    至此,一段时间以来,一面是关于中天信倒闭的各种传闻,一面是当事方多次出面辟谣,双方的拉锯最终以传闻的胜出而收场。

    业内唏嘘之余,更多的关注点还在于此事件之后,锤子手机产能受影响。

    对此,锤子科技方面表示:“我们在和其他代工厂伙伴紧密合作,我们对未来锤子T2的产能有信心。”

    据了解,松日数码发展(深圳)有限公司便是锤子科技的新伙伴。

 

    然而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这家松日数码发展(深圳)有限公司,同样不足以让人放心,也面临资金紧张的发展困境。

 

    据悉,去年下半年,因为拖欠员工工资,松日数码(深圳)有限公司已经爆发数次罢工事件,并因拖欠货款与部分供应商关系非常紧张。

 

    另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一开始,T2手机选择的代工厂就是这家松日数码发展有限公司,后来因为某些原因,转而选择了中天信。如今锤子科技吃“回头草”,很可能是迫不得已。如果这种说法属实,则很可能隐射了这家松日数码发展有限公司本身或存在隐忧。

 

    业内人士分析,在中天信倒闭之后,罗永浩转向松日数码,只是权宜之计。如何解决T2手机的硬件供应链的问题,依然是锤子科技面临的一大难题。

 

    供应链寒冬波及整个行业

 

    事实上,不但中天信走进了死胡同,其他一大批手机代工厂商,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生存困境,手机硬件供应商遭遇生存寒冬已是不争的事实:

    2014年12月5日,台湾胜华科技两家子公司——万士达、联胜科技停产。

    2014年12月9日,胜华科技旗下联建科技停产,3家子公司相继解散近万名员工。

    2014年12月下旬,东莞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老板跑路,欠债1.35亿元。

    2015年1月,东莞兆信通讯倒闭,董事长高名跳楼自杀。

    2015年6月,深圳云辰基业倒闭。

    2015年6月,大可乐手机清算,董事长丁秀洪淡出大可乐手机。

    2015年9月,深圳鸿楷兴制品倒闭。

    2015年10月14日,深圳福昌电子倒闭。

    福昌电子倒闭同日,东莞京驰塑胶也宣布破产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供应链厂商缘何频频倒闭破产?

 

    业内有观点认为,原因是多方面的:

 

    首先是国内手机产业链企业目前依旧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,靠订单进行粗放式生产,缺乏核心技术和创新力。从而对手机厂家的依赖性太强,掌控力不足,无法提前预测行业发展趋势,趋利避害。

    其次是被手机厂商转移成本。手机厂商的低价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抢占市场份额,但是低价必然意味着烧钱。为了缓解烧钱带来的消极影响,手机厂商会将一部分压力转移到供应商身上,其中一个常见的做法就是降低供应商配件价格。而压低组件价格则直接损害了供应商的营收和利润。

 

    还有一个原因是商业模式单一。以深圳福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为例,当用户逐渐青睐金属外壳后,福昌并不能及时改进生产模式以适应行业发展。单一的商业模式依赖于单一的客户,并且无法跟上时代潮流,便会被快速发展的大时代抛弃。

 

    产业经济评论家洪仕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中天信等企业的倒闭,看似突然,实则必然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依附于手机厂商的供应链厂商,自身掌控能力缺失,加上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,很难根据产业发展趋势来调节自身产业链。在目前全球智能手机发展趋缓的大背景下,中国手机行业发展也迎来了拐点。对于手机上游供应链企业来说,重复之前的粗放生产无异于自寻死路,如何靠实现创新和提高价值来迎接新挑战,大部分上游企业似乎没有做好充分准备。

 

    马太效应放大生存压力

 

    洪仕斌认为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供应链厂商与手机生产厂商,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所谓唇亡齿寒,随着行业竞争的日益加剧,被淘汰的不仅仅是手机供应链厂商,就连手机生产厂商,也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大考。

 

    曾经辉煌一时的天语、大可乐等手机品牌就是鲜明例子。此外,还有橙品节操、百分百、博沃、THL等中小手机品牌,也基本上走向没落。

    马太效应下,强者越强,弱者越弱。大手机厂商优势明显,依靠更多的资本建立壁垒,依靠更强的技术实力进行创新、提高产品溢价。而另一方面,小厂商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。

    锤子科技作为二流手机品牌,无论在实力还是规模上,与大厂商相比,都显得脆弱。在竞争日益激烈、强者林立的手机市场,锤子手机的生存压力严峻。

    虽然锤子科技方面一直在淡定回应,表示锤子新手机的上市不会受此影响。罗永浩在微博中写到,“T2按原计划发售,生产虽有波折……也照常。请锤友们放心”。

    然而,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,T2发布虽未受影响,但是从发布到现在,已经过去超过半个月时间,其发货情况,却让人费解。

    截至目前,T2的发货量仅为开卖头1分钟的部分订单,而大部分的订单,在消费者支付购机款之后,长时间显示“待出货”。

    是发货有困难?还是又一次饥饿营销?记者试图联系锤子科技,截至记者发稿前,尚未得到回复。

    早在2014年,锤子第一代手机T1发布之初,就曾遭遇过产能危机。如今第二代产品面市,又遇流年不利。

    对此,洪仕斌认为,上游供应链危机给锤子手机产能带来的问题,恐怕非短期可解。

 

    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国日用科技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